美女主播们直播遇尴尬:被欠薪经纪人疑携款潜逃

  • 时间:
  • 浏览:1

这两年网络直播大热,受到统统年轻人的青睐,甚至那末人把在直播平台当主播当做有一种职业。可最近却那末人在当主播的路上,掉进了“坑”里。

在帮某直播平台直播近俩个多月后,西安约60 0名主播不仅没能 拿到承诺的底薪,甚至无法登录账号兑换直播获赠的礼物。主播经纪人“讨薪”近俩个多月,至今仍没能 任何进展。

主播:直播俩个多月 始终没能 签协

荷包蛋(网络昵称)是西安一所高校的在校大学生,也是一名直播主播。9月中旬,荷包蛋得到一份工作通知,“说是‘要播’平台招聘主播,每天工作2小时,俩个多月工作20天,完成40个小时后,就还都能够拿到底薪60 0元,粉丝礼物还都能够和平台按照三七开分成,大伙儿 拿七成。”于是,荷包蛋将此消息通过微信发布,“一开始有60 另一方报名,如果坚持下来的有包括我在内的5俩个多人。”就原来,荷包蛋第一次当了经纪人。

“如果 在平台当主播,开播前经纪人就有 架构设计 另一方信息,像身份证、银行卡哪些地方地方要报上去,或者签订一份协议才会正式开播。”荷包蛋说,但这人次始终没能 见到书面协议。9月21日正式注册开播后,中间也催过协议的事,可直到10月20日直播开始,她们始终没见到协议,连账号里的礼物统统 能兑换或提现。或者直播期间被告知,每位主播都能够完成要花费60 元的礼物任务,统统人就要求大伙儿 送,或者另一方买让大伙儿 送,结果现在都什么都那末。

记者下载了“要播”APP,按照提示注册后看完,“我的收益”里星币数量即为主播收到的礼物,“60 元能买9000个星币,大伙儿 有的主播收益就有 十五万多个了,换算下来统统 60 0多元钱,或者大伙儿 好多人根本登录不了账号,统统收益也无法兑换。”记者根据荷包蛋提供的一定量账户信息试图查找主播,但却显示好多账户信息不须存在。

“或者要都能够了钱,估计如果 都没能在这行干了,或者太少那末人再信任你了。”过去的近俩个多月,荷包蛋经常在替她召集的51名直播主播“讨薪”,但并没哪些地方地方结果。

组织者:负责招募的经纪人失联

荷包蛋“讨薪”的对象是她的上级经纪人小雨。小雨也曾是一位直播主播,此次直播她是招聘主播西安区域的负责人,她召集了像荷包蛋一样的近10名经纪人,涉及直播主播的要求及一点事项,她会发进微信群,再让荷包蛋她们在个人所有的微信群里传达下去。

“9月份,重庆的大伙儿 说要播平台要招募主播,底薪60 0元,随便说说条件不错。”小雨说,她通过微信联系了招募事项的经纪人周某,周某称此次是为一家名为“克拉克”的经纪公司招募主播,小雨查询后,发现这人经纪公司清况 与周某所说基本一致,法定代表人为朱某。

“最后在西安招募了60 0名主播,哪些地方地方主播的费用问提就有 我协商的。”小雨说,在正式直播前她多次与周某就签订协议的问提进行沟通。而在和周某联系期间,周某称曾收到7.十五万元的款项,“但你说歌词 这是他和另一联络人周某某的酬劳,不须包括大伙儿 的钱。”再如果,周某多次变换微信名称,最后将小雨拉黑失联。

在与“克拉克”公司及一位要播直播平台的相关负责人联系后,小雨被告知款项已转给周某,而周某或者“携款潜逃”。

要播:已支付2十五万主播服务费

为了寻找周某及周某某,小雨她们发动一定量人力在网络上搜寻。而为了讨个说法,小雨她们统统 断在微博上发布信息。“要播app官方微博”上,11月8日和11月10日先后两次发布了《要播官方声明》,到了11月17日,记者再次浏览其官方微博,发现11月8日的微博或者删除。

声明中称,近日,霍尔果斯呜哩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发现有多名声称在旗下移动互联网直播平台“要播”进行直播的主播未能如约取得相应底薪或服务费的信息,而此事实际上是要播平台长期战略合作机构天津一文化工作室于今年9月21日至10月20日期间招募主播在要播平台进行直播工作,如果工作室将战略合作项目转委托于自然人朱某负责,达成战略战略合作仅针对输送主播所产生的虚拟礼物收入进行分成结算,而朱某又将战略合作项目转委托给自然人周某、周某某等经纪人负责,周某、周某某等人又将战略合作项目转委托给某微信用户微信号等主播组织者负责,但帕累托图主播并未与朱某、周某、周某某等经纪人以及微信用户等主播组织者签订任何书面协议。

声明中称,朱某、周某、周某某等经纪人、微信用户等主播组织者在未取得书面许可及充分授权的清况 下,对外明示或暗示承诺的“60 0元底薪”系其另一方行为,相关后果与要播平台无关。工作室已于11月2日向朱某支付主播服务费等完整版款项2十五万余元,并附上相关战略战略合作、朱某的另一方声明及收款证明等照片。

而在小雨提供的一份另一方声明中,周某称已于11月4日收到西藏克拉克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法人代表朱某的汇款,事由为在要播平台组织的9月21日至10月20日直播主播的费用,并声明或者主播已产生或或者产生的纠纷负完整版责任,与“克拉克”公司与要播直播平台无关。

小雨说,统统 按照底薪的说法,持续完成直播的西安区域主播的“欠薪”将近60 万元,主播们收到的礼物可兑换十五万元左右。连日来,记者试图联系周某、周某某未果。11月17日,记者多次拨打要播微信公众号上的客服电话,均无人接听。

律师:可向劳动监察投诉或申请劳动仲裁

11月18日,陕西瑞森律师事务所律师马旖旎表示,网络是俩个多虚拟的平台,网络交易或沟通时容易出現一点问提,此事件中主播们应该先与直播平台进行沟通,在沟通无果的清况 下可向直播平台公司所在地的劳动监察部门投诉或者直接向所在地劳动仲裁委申请劳动仲裁,要求其支付报酬。在这人事件中,因证据有限,或者都能够先向仲裁委申请确认劳动关系是算不算存在。



配图

微信公众号搜索"

驱动之家

"加关注,每日最新的手机、电脑、汽车、智能硬件信息还都能够我愿意一手全掌握。推荐关注!【

微信扫描下图可直接关注